• 首页
  • 活动策划
  • 摄影器材
  • 曹丕:拿到腹黑男主的剧本,看我怎么演出王炸

    发布日期:2022-08-08 13:21    点击次数:116

    唐诗宋词古诗词唐诗宋词查询,古诗词分享!

    图片

    作者:冯钦颜,来源:唐诗宋词古诗词(ID:tsgsc8)

    年少的时候读“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”,觉得曹植的哥哥一定是个大坏蛋,连自己的弟弟都要除之而后快。

    再大一点读《洛神赋》时,哇!曹植好有才华啊,怪不得他哥哥要杀了他,嫉妒呗!

    后来,在经历过现实生活的残酷以后,才慢慢读懂曹丕,他不是天生阴沉而腹黑,他也曾想靠文学上的才华得到父亲之偏爱。

    奈何当时以写赋来衡量才华高低,恰恰曹植是写赋的高手,他一个写诗写文的怎么比?

    01

    我的初心是争宠

    图片

   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心知肚明,父亲最喜欢的不是我这个尚小的儿子,而是大哥曹昂。大哥的确不负众人喜欢,他为人谦和、武略胆识过人,就连我也对他甚是喜欢。

    虽然我爱戴大哥,但不代表我就不想争宠,天底下哪个孩子不渴望得到父亲更多的爱呢?

    我六岁会射箭,八岁能属文,通晓诸子百家,读书何止万卷。与其说是受父亲“少好学则思专,长则善忘”的教诲,不如说是我自己发奋努力。

    敏而好学也许是我天性的一部分,但当我身边都是优秀的人,我只想变得更优秀。只有比他们更优秀,我才能得到父亲的刮目相看。

    在我十岁时,我随父亲以及大哥参加了宛城之战。由于张绣先投降后反叛,我们被敌军包围,在仓促的逃亡中,我凭借自己精湛的骑射技术突出重围,幸运地活了下来。

    而大哥的生命却永远地留在了战火纷飞中,我人生的第一次泪水奉献给了大哥。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是未到伤心时,大哥的离去戳中了我心底血浓于水的感情。

    本来以为大哥走了,父亲就能把目光转移到我身上,谁知冲弟像一颗闪耀的星球横亘在我的面前。

    图片

    冲弟比我小九岁,与我是同父异母。他在五六岁时就展现出了非凡的智慧,得到了父亲不吝辞藻的夸赞,甚至三番五次在大臣面前称赞他,显然是想要他来承继大业。

    我除了嫉妒,更多的是不甘,在当时我对“大业”二字还没有那么强的欲望。在我孤独地听完深夜雨打芭蕉后,我又信心十足,比之前更加努力地读书写诗。

    建安十三年,冲弟忽得重病不治而亡。当我得知消息后,我内心竟然没有悲痛,只觉可惜,乃至有一丝喜悦。

    我不用想也知道父亲是多么地悲痛,尽管我没有一点伤心,但在父亲面前我极力表现出哀伤。也是在这个时候,我的演职生涯正式拉开帷幕。

    02

    伪装是我的名片

    图片

    所有喜文之人都想拥有一个独立的文人聚集会所,爱好读书的父亲也不例外。于是,铜雀台诞生了。

    建安十五年,刚筑好的铜雀台在冬日的晴空里熠熠生辉。我站在它的门口向上望去,十丈之高如耸云间,而我似是天地间一沙砾。

    这天跟随父亲登台的除了僚佐和我,还有我的弟弟曹子建。

    台上的乐伎见我等一行人上来,开始鼓瑟吹笙,长袖的舞姬们也翩翩跃动。

    父亲心情大好,命我和子建写赋赞美这高大宽阔的铜雀台。奴仆们听闻,立即笔墨纸砚备好在桌上。

    我稍稍思绪凝结,家具除味下笔轻快如有神。写罢,正想献于父亲,子建已抢先一步把《登台赋》承于父亲。

    父亲仔细看了半天,一丝的惊讶闪过于眸间。他抬头问子建:这真是你写的?

    “父亲若不信,可以再出题。”子建当时的自信如一块烙铁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底。

    此话一出父亲大喜,僚佐们更是上前溜须拍马。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《登台赋》,自嘲地笑了笑,随即把它卷起来扔进宽袖里。

    稍纵的失意掠过心头,我依然冷静得出奇(有时候连我自己都佩服我自己),并以滔滔不绝之美词附和以众人,向那个此时正春见得意的弟弟表示诚心的赞美。

    图片

    从这一刻起,我的弟弟曹子建轻而易举俘获了父亲的宠爱,而我还是那个透明人一般的存在。

    他的才华也如同一场地震,炸裂开来,且影响此后的无数个年代。

    我想要的,在我如何努力之下都得不到,而他不用开口就能轻易得到。我喜欢的荀恽、刘桢父亲都赏给了他。我想要刑颙来辅佐我,父亲似乎看透我的心思,故意把刑颙安排给他做家丞。

    我的弟弟在父亲的偏爱下,集团日益壮大,而我仍是孤家寡人。在日复一日的失望和年复一年的渴望里,我挣扎,我愤懑。可是我不能表现出来,我要演一个大度的哥哥以及一个沉稳的儿子。

    因为一个不被父亲放在心里的孩子,他是不配拥有任性和狭隘的。同时我也不允许我自己犯错,子建可以犯错一百次,而我一次都不可以。

    03

    孤独是创作最好的源泉

    图片

    陪父亲征战四方的不再是我,我只能留守邺城。在这里,我努力地做到踏实可靠,依然渴望父亲某一天突然回头能恍然知道,我才是他最坚实的后盾。

    在邺城处理政务之余,我创作了大量的诗篇。其中以《燕歌行》二首我最为满意,但是在我这个时代,司马相如“华丽之赋”的影响并未远去。我赞同他的标准,所以我在《典论·论文》里有所阐述。

    所以,赋之华丽子建可以轻易达到,而我却不能。

    在这样的人生失意里,我更愿意用努力去弥补我才华所不能达到的境界。我也愿意在无数个雨夜听取内心的孤独,或是读一读自己的小诗。

    秋风萧瑟天气凉,草木摇落露为霜。

    群燕辞归鹄南翔,念君客游思断肠。

    慊慊思归恋故乡,君为淹留寄他方。

    贱妾茕茕守空房,忧来思君不敢忘,不觉泪下沾衣裳。

    援琴鸣弦发清商,短歌微吟不能长。

    明月皎皎照我床,星汉西流夜未央。

    牵牛织女遥相望,尔独何辜限河梁。

    读完诗我总是意兴阑珊,想要饮一杯酒。酒这个东西可以小酌,却不可以放任。如果说我身上最大的才能是别人所不能及的,那就是克制。

    这种才能他曹子建绝对不具备,所以他爱酒,疯狂的爱。

    想到此处,我的嘴角轻轻一挑:你醉酒的次数太多,终会酿成大祸,我愿意等。

    我忽地心情大好,坐下执起笔,一气呵成一首诗。

    图片

    04

    我终于拿到王牌

    图片

    当我在孤独的路上越走越远时,突然回首,我才发现我并没有那么孤独。我有陈群、吴质、朱铄、司马懿。尤其是司马懿,他简直就是老天爷赐予我的最强帮手。

    我曾问他为什么会选我,他淡淡一笑:因为我们是一种人。我默默不语,心里赞同不已。我们都是儒家的尊崇者,都有治国的才能和远大抱负,最重要的就是我们都能忍。

    没过多久,子建醉酒驾车夜闯司马门,目无国法。此事一出举世哗然,可一切却在我的意料之中,正所谓: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,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。

    欲成大事者,就是要对自己狠,狠即是顶级的自律。如果连酒都战胜不了,得到再多的偏爱又如何,只会成为废物。

    我知道父亲不会立即做出抉择,但是在他心中天平已悄悄向我倾斜。我不必焦急,时间会给我最好的答复。

    图片

    建安二十二年,父亲终于做出选择,我成为了他名正言顺的继承人。这一刻,我开心地笑了。人生三十载,我第一次放开声笑了。

    建安二十五年,父亲病逝,我继任丞相、魏王。这时候我已大权在握,我没有轻狂,我没有享乐。我还有更远大的抱负,那便是统一大好河山,结束百姓的流离之苦。

    我是这么想的,我也是这么做的。所以在登上了皇帝的宝座后,我没有一刻是悠闲自在的。

    我重视文教,推行儒家文化,修复洛阳,营建王都。我平定河西,实现北方统一。

    我渴望快速完成父亲未完成的心愿,在我的有生之年,我能看到大好河山尽收眼底、天下皆是我大魏之属。

    奈何命不由己,在执政的第七年,我积劳成疾,眼看就要奄奄一息。在交代所有后事之后,我轻轻地闭上了眼睛。我这一生,只有在死的这一刻最轻松,最自在。

    我知道我死后,会有无数人吐槽我。可我曹丕是谁?我会在乎这些吗?我无愧于心,我死得其所。

    爱我之人会爱我之才华,厌我之人会厌我之腹黑。不论如何,我来过人间,我留下痕迹,我为人生努力过,且为我的人生打出个王炸。

    05

    图片

    读完曹丕的一生,我对他的偏见早已荡然无存,只剩倾佩。若是天不妒英才,让他在帝位多待个几年,大统一也不无可能。

    虽然他曾疑心曹植对他政权有威胁,想要除掉曹植,但最后他还是顾及了兄弟之情没有下手。相反,如果是曹植,他就真的不会对曹丕下毒手吗?

    最早的七言诗开创者,最优秀的散文家,中国批判文学开山鼻祖,这份亮眼的成绩单属于曹丕啊!单拎出来哪一个不是抗打又高规格?

    只是因为他在政治上的才华太过闪耀,从而让人们忽略了他在文学上的贡献。

    参考资料:

    《三国志》

    《魏文帝曹丕论传》

    -作者-

    冯钦颜,80后的尾巴。一般日常工作者,深爱古诗词,崇拜苏轼。闲暇之时,读书写文,渴望在文字中寻找最美的人生。

    现在新建了粉丝群以供各位诗友交流,想入群的朋友,请在后台输入加群(不是在留言区回复喔)。

    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,关注后,

    回复“唐诗”、“宋词”,即可查询诗词。

    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