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页
  • 活动策划
  • 摄影器材
  • 明朝禁书:军官收藏道士所赠禁书,事发后互揭绯闻自保,结果怎样?

    发布日期:2022-08-08 06:16    点击次数:200

    本文系时拾史事独家原创稿件,未经授权严禁转载

    老话说得好,“十年修得同船渡,百年修得共枕眠”,可是一朝大难临头,很多人那就“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临头各自飞”。百年好合的配偶之间尚且如此,何况狐朋狗友呢?只是今天要说的这件逼得两个朋友互相撕咬的事由,在我们现代人看来或许十分的不可思议——不过是因为一本书。

    图片

    明宪宗成化年间(公元1465-1487年),四川有一位道士,名叫“仰弥高”。光听这名字就知道此人有些装神弄鬼,是成语“仰之弥高”的缩写,形容对崇高品德的敬仰之情,估计不是真名,而是“艺名”之类。仰弥高大约有一些本事,赢得本地卫所世袭军户林茂的信任,双方交情深厚。林茂任职“操官”,家境富裕,养了一拨门客、仆役。仰弥高自称通晓“神仙炼丹之术”,有朝一日能把银砂(注:此处指银白色的沙砾)炼成金银。林茂信以为真,估计给了不少投资。虽然一直也不见仰弥高把金银炼出来,林茂仍然耐心十足,与仰弥高肝胆相照,不是兄弟,胜似兄弟——为什么说他们的关系“胜似兄弟”?稍后你就明白个中深意了。

    仰弥高从师父钟智福手里继承了一本天文象书,对他的日常工作颇有助益,但也是一块把他的手烫出水泡的滚热山芋。按在明代,民间图书业的经营环境相比宋代、元代较为宽松,但也绝非百无禁忌。天文象书即属于“应禁之书”。想想,假如书里勾引读者揣摩起明朝的运数来,老朱家能高兴吗?能睡得安稳吗?因此,凡是私家收藏天文类书籍者,例如仰弥高,一经查实,都要受杖一百:“那么多讲授忠君孝亲金科玉律的圣贤书还不够你读?叫你乱翻书、叫你乱翻书!”

    如果擅自学习天文之学、星象之术,除了处以杖责一百,还要罚银十两,用于奖励检举人,以鼓动大明子民积极告发私学“天文”者。书,当然也保不住。仰弥高在从事占卜、堪舆等营生的过程中难免要查阅天文象书,久而久之,不知怎地泄露了隐情。同行相倾,仰弥高渐渐听到风声,有嫉妒他吃香喝辣的竞争对手要去衙司揭发他私藏天文象书的事。仰弥高坐立不安。让他把师父传下来的这本书付之一炬,他又舍不得。思来想去,只有一条路可走——给这本宝贝书找一个可靠的新去处。

    图片

    成化四年(公元1468年)农历四月某日,仰弥高来找林茂, 成都通云科技有限公司悄悄说明自身的困难处境,询问能否把天文象书赠予林茂,由林茂收藏?林茂对天文象书兴趣浓郁,没有经过太多踌躇就答应下来,将仰弥高转赠的这本书藏在家里,只在独处时偷偷地翻阅。但是,时日一长,林茂的警惕性降低,有时忍不住跟至亲密友、左右亲信分享读书心得,不经意间暴露了自己的秘密。

   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一个林茂活到下辈子也料想不到的人物在无意中出卖了他。有一天,衙司突然来到林宅,突击搜索,查出了那本天文象书,将林茂连书带人一起收入班房,听候处置。

    林茂慌了手脚。他可不想挨一百杖,万一影响世袭饭票就更是得不偿失。好在他有人脉,在亲友的斡旋下,经相关人士点拨,林茂在供述中竭力把自己描绘成一位单纯憨厚、因轻信友谊而遭受朋友愚弄欺骗的受害者:“这本书不是我买的,是仰弥高给的。他一贯捉弄我、误导我。早前,他诓骗我说能用银砂炼出金银,然而到现在什么也没炼出来。天文象书也是,我一心扑在事业上,不通俗务,念及彼此的情谊,未曾多想就同意代为保管,blabla……这个仰弥高,害人不浅啊!啊,对了!他还有一件惊世骇俗的丑闻,说出来我都觉得颜面扫地……”

    林茂指称,仰弥高名为修行之人,其实根本不把清规戒律放在心上,长期私通一位闺名“陈妙荣”的寡妇,经常在其居住的宫观内幽会陈妙荣。譬如上次,这一对奸夫淫妇竟然在宫观清净之地同居了三天三夜,委实辱没师门。

    林茂强调,自己的陈述句句属实,百分百准确。一方面,他对“好友”仰弥高了若指掌;另一方面,陈妙荣于他而言亦不是陌生人,他对其知根知底,这种大事绝对瞒不住他。林茂表示,自己也绝不可能凭空污蔑陈妙荣。因为,他——林茂的妻子名叫“陈妙善”,和陈妙荣的亲属关系一目了然。林茂以姐(妹)夫的身份揭露大姨姐(小姨妹)与好友有私,真实性还需要怀疑吗?

    图片

    众人恍然大悟:“怪不得林茂和仰弥高好得跟穿一条裤子似的,'不是兄弟,胜似兄弟’,原来是'野连襟’呐!”

    大风大浪拍过来,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。烈火燎去华丽的颜色,友谊之花露出塑料花的本来面目。对质阶段,仰弥高怒发冲冠,当面反咬林茂:“我啥时候赠书给你啦?这本书与我毫无瓜葛!还有啊,你知道自己私藏天文象书的隐情是你林家养的舍人(门客)王纪出首的吗?你晓得王纪为什么要收拾你吗?他不是你的心腹,却又如何获悉你私藏天文象书的?哈哈哈!”

    图片

    仰弥高当众宣布:“我来为大家揭晓谜底。林茂的夫人陈妙善,与舍人王纪是婚外情人关系!陈妙善不小心说溜了嘴,将丈夫林茂藏匿天文象书之事告诉了情夫王纪。王纪为迷情所惑,忌恨林茂,故而出首泄愤!你问我为何知情?呵呵,林茂不是说我跟陈妙荣关系非同一般吗?陈妙善有私情不会瞒着陈妙荣,而陈妙荣,自然会把一切都告诉我!”

    林茂被仰弥高的一番话抽得嘴歪舌僵、目瞪口呆,脸色红了又白,白了又红,一个字也怼不上来。待到惊怒的乱流从脑海中退去,林茂拿定了主意:“无论如何,我这个脸丢不得,林家的门面不能塌!”他全盘否认仰弥高的说法,重申天文象书原属于仰弥高,声明陈妙善并无越轨行为,指责仰弥高狗急跳墙、信口雌黄,凭空污人清白,人品龌龊卑劣至极,云云。

    末了,有司决定各打五十大板,林茂、仰弥高分别受杖九十。不过,林茂到底手握祖传饭票,加上有军功加持,根据明代“八议”之“论功”条款减轻处罚,仅需缴纳罚金,事毕即可恢复工作。仰弥高被勒令“运砖”若干,执行完毕即遣返原籍为民,不得留在本地重操旧业。

    至于那本神秘的天文象书,从此灰飞烟灭。

    图片

    明朝消灭“禁书”的步伐并未停止。成化八年 (公元1472年) , 明宪宗敕令各地张榜宣谕,禁止私藏、传阅“妖书”。

    成化十年 (公元1474年) , 明宪宗采纳都察院左都御史李宾等人的提议,整理“妖书”目录,“榜示天下”。上榜所谓“妖书”者,计有《换天图》《飞天历》《聚宝经》《太上玄元宝镜》等八十八种。(注:因史料记载简略,本文对个别细节空白有所推测、演绎,请读者惠鉴。)

    作者简介

    细雨丝竹,又名浅樽酌海,文史控、推理迷、言情痴、考据癖,主要作品有唐代历史背景推理+言情小说《神探王妃》、《鱼玄机》等,均已出版或签约出版。

    本文参考资料:刘孝平《明代禁书述略》、明·王槩《王恭毅公驳稿》等。